四中人创业 | 高喊“抬头”的教练,一定要珍惜

1

2011年冬,梧州。

这里的冬训是中国青训一年一度的盛会,全国的青少年球队都会聚集在这里相互切磋。最引人注目的是角落里的一块场地。这是一场U16(16岁以下)的比赛,但吸引人的不是场上交手的红白队员,而是场边教练。上半场结束的时候,双方的比分是1-1,但红白两队剑拔弩张的氛围更让人觉得压抑

或许是对于裁判的吹罚有些异议,红队的两名教练在中场休息的时候闯入裁判监督席,高声叫嚷着向裁判抗议。实际上,任何形式的抗议都不会对场上的判罚产生影响,更不要说让裁判做出改判。但是,两位教练员不断提高分贝,他们目的无非就是向裁判组施压,以便获得心理优势。

然而,他们所施加的压力并没有影响到裁判,反而提高了本方队员的紧张情绪。孩子们大多15岁上下,教练员试图建立心理优势的行为,让他们倍感惊慌,反而变成了心理劣势。在全场比赛的补时阶段,红队没能守住平局,被白队绝杀,最终1-2落败。

就在比赛结束哨音吹响的时候,场地内外的争执瞬间升级。红队教练员和球员家长冲入球场,围住裁判“讨要说法”,而孩子们却茫然失措地呆立在原地,从惊愕到恐慌,从迷茫到悲伤,然后一个个哭了起来。哭声,叫声,喊声,混杂在一起,人声鼎沸。

有没有人在意孩子们感受?有的,慌乱中有人向孩子吼叫:“哭什么哭,输了球还好意思哭!”

2

2017年冬,长崎。

夏之甲子园,冬之国立。这是让所有日本高中生最热血的两项赛事。作为2016年全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的冠军,青森山田高中代表队的球员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同时,他们有着无尽的动力

进入第三轮的时候,卫冕冠军青森山田遭遇了本届杯赛另一个种子选手,长崎综科大附。这只球队不但以防守反击见长,还拥有被J联赛大阪樱花内定的高大前锋安藤瑞季,实力不容小觑。

比赛过程异常激烈,青森山高牢牢控制着比赛节奏,多次威胁对手球门,却迟迟无法打开局面,反而是安藤瑞季在反击中利用头球打破了僵局。0-1,青森山高从比赛第25分钟开始便陷入了被动

下半场,青森山高主教练黑田刚调兵遣将,做出了调整。重整旗鼓的高中生们向对手的球门发起猛攻,两次击中门柱却没有转化为进球。场边的黑田刚表情严峻,却异常安静,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当比赛结束,卫冕冠军在第三轮便铩羽而归,离开了这片赛场,孩子们的沮丧溢于言表。主教练黑田刚同样热泪盈眶,他没有纠缠裁判,也没有喝止队员的眼泪,而是在更衣室里平静地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虽然想要蝉联冠军,
但胜负就是这样。
有那样的机会却没有把握住,
摸着你们自己的胸口好好想一想,
是不是有松懈的地方。
比赛结束的时候,
好好想一想,都后悔了吧?
要是这样做就好了,要是那样做就好了。
现在已经不能再前进了,
你们在高中的足球生活就这样结束了。
也许你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但这就是现实。记着这个后悔的感觉,
大家必须要成为了不起的失败者。”

3

2018年春,北京。

北京市西城区中小学生足球联赛小学男子组半决赛正在激烈地进行着。交战双方中,有一方是传统强队回民小学,而另一方是在一年前还无法小组出线的黄城根小学。

黄城根小学从2015年才开始组建自己的足球队参加比赛,每周仅有1-2次训练。这让当时的教练蒋沈雄很是头疼。黄城根小学校队的孩子们都是以兴趣爱好为主,并无意在足球上走向职业之路。在此情况下,足球训练往往要给学业让路。因此每周1-2两次的训练已属难能可贵。

因此,在训练频次远远落后于其他球队的情况下,2016年首次参与西城区小学生足球联赛时,由于基础薄弱,小组赛三战皆负,垫底出局。但是,小队员们和教练们都没有气馁,而是继续勤学苦练,在训练频率没有丝毫增加的情况下,训练质量精益求精。

2017年,在执教一年半之后,黄城根小学第二次参赛便取得了显著的进步,小组赛四战三胜一负,遗憾地以2-3的比分惜败于种子队北京小学,距离晋级仅一步之遥。

第三年再次出征时,依然保持着每周1-2训的黄城根小学已经今非昔比。小组赛中,他们5-0大胜足球传统校进步小学,零失球小组出线,在21支参赛队中脱颖而出,成功杀入四强。在半决赛中,黄城根小学在先进一球的情况下负于回民小学,遗憾地止步于决赛之外。

在比赛中,蒋沈雄从来不会高喊让孩子们往左或者往右、传球或者射门,更多的时候,他会选择喊“抬头”。“抬起头来,而不是低头盯着脚下,孩子们自然就会看到哪里有空当、哪里有机会,我希望他们看到做出正确的动作,但我更希望他们能够自己完成这些决策。”蒋沈雄如是说。

在蒋沈雄看来,青训足球教练员,首先是一名教育者,一名老师。那么,青训教练就应该立足于教育,在教育的基础上构建足球。不但要使孩子们踢好足球,更要让孩子们成长为一个更好的人。黄城根小学校队的多名队员不仅足球水平高超,还在毕业后进入了四中、十一学校、实验中学等等知名学校。

“是足球,更是教育。” 尽管没有赢得冠军,但蒋沈雄的这句话却赢得了所有学生和家长的认可。而这句话,正是太空翼的核心理念。

4

2014年夏,北京。

毕业于北京四中、北京大学的蒋沈雄,和其高中恩师、特级教师谷丹老师进行了多次深入的沟通。谷丹老师高屋建瓴的“做孩子成长的守望者”的教育理念和她淡泊名利的处世态度,对于蒋沈雄产生了深刻的影响。蒋沈雄提到了他高中时候的小事:“我记得很清楚的是一件小事,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我的处理方法更好,而谷老师说她希望那样处理。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于是她就允许我去按照我的想法去尝试。尝试过后,发现的确谷老师说的是对的。这样的教育,比一味的说教要有效得多。

最终,在谷丹老师的影响下,他没有利用自己的名校背景、经济学专业投身于相对更热门的金融、互联网行业,而是毅然决然地投身于他热爱的足球教育事业,于2014年8月建立了太空翼,将中国青少年现状与西班牙、德国足球的先进青训理念相结合,开创了SoDo (Socialization oriented & Decision-making oriented) 足球教育理念,并在之后获聘为全国青少年足球文化与发展中心专家委员。

太空翼:比“大空翼”多一点

不到五年时间,太空翼逐步在北京、上海、浙江桐乡开设了近30个校区,拥有了超过2000名会员,数千名培训学员,18所合作学校,逾50人的教练员团队。教练团队中,也有包括冯锐教练(2012届)、兰天教练(2013届)、郑潇然教练(2013届)、许成伍教练(2014届)、李子实教练(2015届)等诸多四中毕业生。顾问团队更可谓星光璀璨,既有著名球星邓乐军、西班牙PRO级教练Noel Perez这样的足坛名宿,也有北大心理学教授苏彦捷等教育大咖。

2015年,《人民日报》以《一名北大毕业生的非传统职业选择——让足球教育成为生命教育》为题,在A2版对蒋沈雄和太空翼进行了大篇幅的专题报道。

2018年,北京中赫国安与太空翼签订合作协议,借助太空翼的优秀资源和先进教学理念,共同打造青训体系,建立健全8-12岁梯队人才预备库,助力中国足球事业的健康发展。

北大清华名校精英教练团队

太空翼独创的SoDo教育理念独树一帜。SoDo,Socialization oriented & Decision-making oriented,即“社会化导向与决策导向”。前者适用于对8岁以前的儿童进行运动启蒙,主要通过和孩子一起感受足球运动的方式,帮助孩子适应社会生活,提高与人交往和面对竞争的能力。后者则针对9岁之后的青少年,他们对足球运动有着浓厚的兴趣,有提高技术和比赛能力的欲望,通过决策化的训练,可以有效地提高他们在场上甚至生活中的决策能力

“是足球,更是教育。”太空翼的成员们用自己的实践告诉大家:足球,并不只是一种娱乐或者竞技,更多的,它是一种途径,让孩子由此从启蒙走向精英,从懵懂走向自信,从独立走向合作,从成长走向成功!

转载自公众号“ 太空翼少儿足球”,有删改
封面来自pixabay
编辑|范小彤
审核|李一川

关于作者: 四中校友

E-mail:szxy@bhsfer.org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